原汁原味

转眼就各奔东西,我知道我们最终会迎来最好的。

早上收到桑迪的短信,才发现这个猥琐又可爱聪明无敌的男生也即将远走,算是一个难忘的朋友吧。也感谢徐zh让我俩有最后的道别。
想起初中的中午一起讨论摇滚,第一次知道爱尔兰摇滚这类名词,感觉神厉害;生日送他爸爸收藏的打卡碟,他兴奋的样子。到高中就不怎么联系了。
他至今都这么人前低调,人后深刻,有孤傲的坚持和理想。
今当远行,我发给他 带不走的留不下,留不下的莫牵挂。
隐隐约约知道后会无期,还是说 后会有期。
我知道,过了很多年,我们,可以再次重逢,并且迎来最好的。

至到今天,毕业将近2个月,未曾停下旅行的脚步,收到短信时才突然意识到 即将与许许多多的人分别。中学六年很多可爱可怜可恶 可是好怀念的脸 都即将淡化模糊。这大概是我一直都比较抵触上大学的原因。曾经是期望拖着包只身跑去外地闯荡的人,真正面对却如此这般消极。希望以后回顾这段历史会学会使用"了解之同情"的心态吧。


小学五年级,被马问到会不会想念她,是那个年纪的害羞与自尊,装作轻松地说 不会。她一定更能体会离开家乡到陌生的地方去的感受,不过她有父母陪伴。最后还是特别特别想念她,也主动尝试联系,甚至寄信。中间也间隔了很多年。很高兴的是今年暑假和她在微信里大聊特聊。
我的小学同学现在还在和我聊微信,想想就是又自豪又高兴。
不知十年二十年以后,和她聊着天 会是纯粹的快乐,还是在生活缝隙间偷到的一丝庆幸式的快乐。

当你背上行囊 卸下那份荣耀
面带着微微笑 用力地挥挥手
祝你一路平安

当你踏上月台 从此一个人走
我只能深深地祝福你 祝你一路顺风


写于 厦门。 凤凰花 开两季,一季老生一季新生。

评论

© anotherwhiskyqiu | Powered by LOFTER